全国咨询热线:400-001-2838

案例分享

成说-广州离婚律师团队详解非婚生子女已成年,还能否讨回拖欠的抚养

非婚生子女已成年,还能否讨回拖欠的抚养费?

案例:2000年,未婚女子A女士认识了已婚男士B先生,之后双方开始交往。2001年,A女士未婚生育了女儿小A,要求B先生离婚并与她结婚。但B先生一直以各种理由推诿,拒不承担抚养小A的责任,从小A出生起,B先生就没有承担过抚养义务。此后,A女士带着女儿离开所居住的城市,远奔他乡独自将女儿抚养成人。十几年过去了,女儿考进了大学,但A女士收入低微,生活一度陷入困境,无力负担女儿的大学学费,只能到处向朋友借款以维系生活以及抚养女儿。为此,已成年的小A想向B先生追索这18年来拖欠的抚养费。
 
《婚姻法》第20条的规定,父母对子女有抚养教育的义务。父母不履行抚养义务时,未成年的或不能独立生活的子女,有要求父母付给抚养费的权利。《婚姻法》第25条规定,非婚生子女享有与婚生子女同等的权利,任何人不得加以危害和歧视。故非婚生子女也是有权向不直接抚养的生父或生母要求支付抚养费,直至能独立生活为止。而抚养费是由有抚养义务的人给予未成年人用于生活、教育等方面的费用,是为了保障未成年人的生存权。但是小A如今年满18岁,有独立生活能力,她还能否向父亲追索之前拖欠的抚养费吗?



 
 
有人持以否定,认为小A追索抚养费,已过诉讼时效。而且子女已成年且能独立生活,父母更无需支付抚养费。对此,笔者认为小A虽年满十八,但并未超过请求抚养费的诉讼时效,仍有权向父亲追索之前拖欠的抚养费。
 
未成年人追索抚养费,不受诉讼时效约束。

《民法总则》第188条第1款规定,向人民法院请求保护民事权利的诉讼时效期间为三年。但《民法总则》第196条规定,下列请求权不适用诉讼时效的规定:请求停止侵害、排除妨碍、消除危险;不动产物权和登记的动产物权的权利人请求返还财产;请求支付抚养费、赡养费或者抚养费;依法不适用诉讼时效的其他请求权。所以根据法律明文规定,未成年人追索抚养费是不受诉讼时效的限制。抚养费的请求权是基于身份权利所产生的债权请求权,源自于子女与父母之间的血缘关系,并不是单纯的具有给付义务的权利,其给付目的在于保护未成年人的生存权,给在某种程度上已经受到伤害的未年成人一定的经济保障。设定诉讼时效的主要目的在于督促权利人行使权利,但追索抚养费的权利人为未成年人,心智不成熟,并不能完全掌握并行使其权利,如果适用诉讼时效的规定,对未年人来说也是不合理的。
 
子女成年后追索未成年期间的抚养费的,应当依法适用诉讼时效。
然而,对于成年子女而言,抚养费的追索并非不受诉讼时效的约束,否则可能会导致大量抚养费纠纷案件诉至法院,客观上不利于家庭和睦和社会稳定。当子女已成年,具备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理应理解诉讼时效的规定及其法律后果,在知悉自身权益被侵犯时应积极寻求法律救济。成年子女追索未成年期间的抚养费,应适用《民法总则》第188条诉讼时效的规定。
由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二庭编著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案件诉讼时效司法解释理解与适用》中也对抚养费诉讼时效问题作出过详细解释:在抚养法律关系中,在抚养法律关系存续期间,给付抚养费请求权不应适用诉讼时效的规定,但在抚养法律关系不再存续的情形下,给付抚养费请求权应适用诉讼时效的规定。所以,子女成年,已不具备被抚养条件了,再追索18周岁之前的抚养费,则应适用诉讼时效的规定,诉讼时效应自子女成年或独立生活的次日起计算,即小A在21周岁前还能向不直接抚养的父亲追索应付而未付的抚养费。
此外,支持小A继续追索抚养费有利于更好保障被抚养人的合法权益。一方面,小A成年以来的生活和教育等费用均依赖他人支持帮助,支持小A追索之前的抚养费对此是一种补偿。另一方面,如果对小A继续追索抚养费不予支持,无疑会助长个别父母拖欠抚养费直至子女成年以逃避法定抚养义务的行为,并不利于保护未成年子女的合法权益。
 
相关司法案例:
案例一:潘某甲与潘某乙抚养费纠纷
(审理法院:慈溪市人民法院;案号:2014甬慈浒民初字第510号)
法院观点:父母对子女有抚养教育的义务,当父母不履行抚养义务时,未成年的或不能独立生活的子女,有要求父母付给抚养费的权利。被告与胡利湾在离婚时就原告今后抚养费给付事宜达成一致意见,被告应依约给付抚养费。被告称其已支付原告抚养费,并提供银行凭证若干,但该部分凭证很多模糊不清,也无相关内容印证被告主张,故对被告已付抚养费的主张本院难以支持。虽原告现已成年,但原告起诉时距离原告成年未满2年,故对被告关于原告的抚养费请求显已超出了诉讼时效的主张,本院难以采纳。
 
案例二:黄某甲和黄某乙、黄某丙抚养费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审理法院:福建省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案号:2015榕民终字第5574号)
一审法院观点:诉讼时效期间从最后一期履行期限届满之日起计算,即两原告诉请抚养费的诉讼时效应分别自其满十八周岁之日(分别为2014年10月27日、2016年5月21日)起算,而两原告于2015年7月起诉,明显未过诉讼时效,被告抗辩原告诉请已过诉讼时效,不予采纳。原告黄某乙现已成年,黄某丙已年满十七周岁,被告剩余抚养义务期间较短,两原告诉请被告一次性支付抚养费合理,予以支持.......
二审法院观点:上诉人黄某甲和被上诉人黄某乙、黄某丙母亲离婚时,对子女的抚养权和抚养费问题达成协议,该协议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上诉人应按协议约定履行其法定义务。鉴于被上诉人黄某乙已成年,被上诉人黄某丙距离成年不满一年,故二被上诉人请求上诉人一次性支付抚养费具有合理性,予以支持。
 
案例三:朱某1与冯某某抚养费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审理法院: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案号:2018沪0115民初37800号)
法院观点:父母对子女有抚养教育的义务,父母不履行抚养义务时,未成年的或不能独立生活的子女,有要求父母付给抚养费的权利。父母与子女间的关系,不因父母离婚而消除。离婚后,父母对于子女仍有抚养和教育的权利和义务。虽然给付抚养费请求权带有浓重的财产内容,但由于其主要体现为身份利益请求权,关涉人的生存,故请求支付抚养费的诉讼不适用诉讼时效的规定。但是,给予抚养费请求权的基础是权利人无法独立生活,通常义务人只需支付至子女年满18周岁,因而子女成年后追索未成年期间的抚养费的,应当依法适用诉讼时效,即成年子女向未尽抚养义务的父或母主张未成年期间的抚养费的,应当在年满21周岁之前提出。本案中,原告于1999年1月10日出生,于2017年1月10日年满18周岁,此时,被告未给付抚养费,原告应当知道其权利被侵害,故原告依法应于此后的三年内即2020年1月10日前提起诉讼。现原告于2018年提起诉讼,在诉讼时效之内,故本院对原告要求被告支付其18周岁之前的抚养费的请求应予支持。